欢迎访问宿州门户
你的位置:首页 > 股市 > 新闻正文

亨通光电自白:集团不碰上市公司一分钱 业绩没问题

时间: 2019-05-16 22:46:08 | 来源: 中国证券报 | 阅读:

日k线图 日k线图

白马之疑!亨通光电自白:集团不碰上市公司一分钱,资金没压力,业绩没问题

原创: 吴科任 

“双康”事件之后,白马股遭遇了信任危机。

近日,又一只市值超300亿元的白马股——亨通光电,因为一篇《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的文章,在5月13日一字跌停。亨通光电14日发布公告澄清,称文章所提及相关内容为不实报道。截至一季度末,亨通光电股东户数为17.1万。

5月15日,亨通光电董事长钱建林在接受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采访时表示:

预付款是一种正常的交易行为,符合商业逻辑。

让凯乐科技代工生产的产品重要级别非常高,都签有保密协议。

这么多年,集团对上市公司的资金是一分钱都不能碰。

整体来讲,公司没有任何的资金压力。

海缆订单已经排到明年5月,从业绩角度看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们找到了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财务专家郑朝晖老师,他一口否定,说媒体引用以‘夏草’为名撰写的文章不出自其笔,是有人冒充他。可能这次对我们不一定是坏事情,就像人偶尔感冒,可以增加抵抗力。”

回应预付款:

这是一种正常的交易行为

该文章质疑的一点,是亨通光电预付款资金“占用”的合理性。

2016年至2018年,亨通光电对凯乐科技的预付款期末余额分别为1.97亿元、19.9亿元、26.35亿元。另一方面,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与凯乐科技共同设立了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对于预付款,钱建林表示这是一种正常的交易行为,符合商业逻辑。“我们与凯乐科技之间有业务往来,它有时买我们公司的光通信上游产品。后来要给某央企集团单位提供专网通信设备产品,当时做了评估,重庆有一家代工厂也可以做,但基于与凯乐科技建立的信任关系,最后选择了凯乐科技。”

钱建林称,因业务的特殊性,需向客户指定的上游供应商购买部件,加工后提供给客户。如果公司自己直接制造而非代加工,也同样会产生大额预付款项,这是所处业务环节中的议价能力所决定,而非代加工所致。“因为产品是定制的,必须先预付,否则万一不要怎么办。因此,公司以银行承兑汇票方式预付给凯乐科技,再由凯乐科技向其上游供应商预付采购款。实际上凯乐科技没拿到钱。一般情况下,公司的采购款项会在对方发货后的三个月之内付清,但唯独这种业务,是要先预付。这个业务模式已经在可转债发行的时候详细说明过的,没有任何问题,属于正常的商业模式。”

据钱建林介绍,让凯乐科技代工生产的产品是公司与某央企共同研发的,产品的重要级别非常高,都签有保密协议,并要严格遵守的。“但价格有限制,并且已经锁死。这个产品不适合赚大钱,但比较稳定,也能为国家做贡献。如果卖给其他人,完全可以卖一个高价,比现在的毛利率说不定要加一个零。”

至于崔根良为何与凯乐科技共同设立合伙企业,钱建林解释称:“当时崔总跟凯乐科技的人都不认识,只是有一个朋友说他们要成立一个基金做投资,让崔总参股,后来崔总都不记得这事了。除了2013年认缴的4500万元出资款,崔总及亨通集团与这家合伙企业没有其他资金往来。我们跟凯乐科技的高层也不是经常来往,它只是我们的OEM工厂,仅此而已,没有合资及其他关系。”

早前公告提到,亨通光电要聚焦于高质量业务的发展,对低毛利率的业务正在逐步调整。截至2019年4月末,公司预付凯乐科技款项余额已从2018年末的26.35亿元降低至10.16 亿元。“这块业务对我们利润的影响其实不大,早知道让凯乐科技代工会出现这个事情,我们宁可不做。” 钱建林说。

回应资金占用:

集团不能碰上市公司一分钱

该文章质疑的另一点,是亨通集团部分其他应收款对象与亨通光电2017年的两个定增对象之间存在密切关系。

亨通光电公告表示,经核实,2017年参与亨通光电定增的投资者上海普罗、崔根良均没有与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客户共青城亨通、上海汇至发生除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往来,也没有与它们共同出资设立的普罗弘盛、上海贝致发生除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往来。2017年亨通光电定增资金与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无任何关联。

亨通光电业务经营和资金管理完全独立于亨通集团,未通过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地将资金提供给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使用。公司募集资金严格遵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进行存放和使用。

钱建林强调:“这么多年,集团对上市公司的资金是一分钱都不能碰。集团下面有实业,它也可以做投资,这是集团的战略意图。2015年10月至今,集团与上海汇至、共青城亨通发生的其他应收款往来均为委托投资款。至于资金最终投向哪里?集团不是上市公司,它没有义务进行披露,而且投资行为本身涉及保密。集团参与我们的定增这很正常,其他主体参与也很正常。”

钱建林补充道:“如果说存在亨通集团占用亨通光电资金这种情况,监管机构肯定要来调查的。上市公司的钱就是上市公司的,集团的钱就是集团的,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往来,而且不允许有任何往来。”

谈及上市公司的现金流情况,钱建林表示:“我在亨通光电当了13年的总经理,后来成为董事长。我们从来不会为了募资而募资,所投每一项技术都代表行业的进步。虽然公司的负债率在行业中不是最低,但创造的效益高。公司资金运用效率比较高,旗下这么多公司的总经理从来没考虑过钱的问题,因为不缺钱,公司会基于三年、五年的战略方向把资金匹配好,不存在说要投资发现没钱这种情况。整体来讲,我们没有任何的资金压力。很多银行领导见我,问的第一句话是,‘给你们批了那么多授信,为什么不用?’实际上,几大银行给我们的授信非常多,我们用不掉,参与‘一带一路’授信额度也用不掉,用一半就挺好的了。”

回应经营业绩:

订单已经排到明年5月份

关于公司的经营发展状况,钱建林说:“海缆的订单已经排到明年5月份了,产能全部排满。从业绩角度看,我们一点问题都没有。” 

钱建林称,股市的稳定也有利于企业发展。“崔总不是一个善于喜欢冒风险的人,非常稳健。亨通光电上市十多年来,一直是稳健增长,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去做,踏踏实实地去做。”

亨通光电财报显示,除上市当年(2003年)营收下滑以外,其余年份收入始终保持正向增长,2015年至2018年公司每年营收增速均超30%;从扣非净利润指标看,自2014年起历年增速均超过20%。

公开资料显示,亨通光电具备集“设计、研发、制造、销售与服务”一体化的综合能力,并通过全球化产业与营销网络布局,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通信网络和能源互联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目前,公司产品包括光通信网络设计与系统集成、智能电网传输与系统集成、铜导体、海洋电力通信与系统集成、工业智能控制、新能源汽车部件与充电运营、商品贸易及其他。

据钱建林介绍,亨通光电未来将推动通信网络及“互联网+”产业延伸拓展,重点布局包括量子通信、海洋及水生态、硅光芯片等在内的多个新兴产业,并已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同时,亨通光电紧跟国家“走出去”战略步伐,积极布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在量子通信领域,亨通光电早在2014年即开始布局量子通信技术,展开相关预研及合作。2016年,亨通光电相继与中科大安徽问天量子合作成立“江苏亨通问天量子信息研究院有限公司”、与北京邮电大学联合建立“量子光电子学与弥聚子论实验室”。2018年12月,亨通光电承担的“江苏省宁苏量子干线建设工程”项目通过江苏省经信委组织的专家组验收。今年5月10日,中国联通与公司共同承建的“京雄量子加密通信干线”宣布开通。

在国际海缆领域,亨通光电海缆项目于2008年筹建,2011年投入生产。2018年11月26日,海缆交付突破1万公里。钱建林表示,公司积极规划布局海洋产业,将持续扩大海缆产能规模,突破大芯数无中继海缆技术;围绕海洋及江河湖泊,实现海洋观测网技术示范与技术升级等。

值得一提的是,亨通光电在2018年年报中提到,积极参与云南联通社会化合作项目,目前业务已涵盖8个地州,覆盖人口超3000万,呈良好向上的发展态势,在运营商系统、通信行业中获得认可,“投资+建设+运营”的产业链竞争优势凸显,为后续参与混改提供了宝贵经验。

新闻标题: 亨通光电自白:集团不碰上市公司一分钱 业绩没问题
新闻地址: http://www.37lady.net/gushi/406570.html
新闻标签:亨通  自白  碰上
Top